国际能源署(IEA)在其最新中期报告预测,未来五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预计将增长三分之一,超过8万亿瓦,相当于中国、印度和德国的用电量总和。彭博能源经济资讯(BNEF)表示,可再生能源(如风能、海洋和太阳能)将占2040年前新一代发电技术10.2万亿美元总投资的近四分之三。

在本次研讨会上,主持人LOC集团可再生能源业务总监Mike Frampton介绍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概况,还谈到支撑可再生能源增长的供应链和技术的发展。

荷兰水能协会(EWA)主席Piet Ackermans介绍了荷兰在水能利用方面的情况。Ackermans强调,可再生能源技术与现有基础设施的整合是重点之一。

Ackermans指出,由于一些重大项目的实施,海洋能源业正在发生变革,如荷兰涡轮制造商Tocardo的Eastern Scheldt潮汐阵(tidal array)、印度尼西亚的潮汐桥(Tidal Bridge)和Grevelingedam的潮汐技术中心。

Ackermans表示:“这是一个小行业。但是,我们正凭借新技术和设备突破第一阶段获得荷兰本国和其他国家的项目,因为我们意识到荷兰市场并没有这么大的行业发展。”

 “我们的成员包括规模非常小的公司和一些业内的大公司。我们需要将小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大企业的经济实力结合起来,帮助我们引进项目、展示设备。

 “我们也在积极争取新能源补贴政策,因为当面我们面临一个重大问题,现在的讨论都围绕风能,但是风能还是20年以后的事,所以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发展我们的市场。”

海洋温差发电,向油气业学习

Bluerise公司首席技术专家Berend JanKleute向与会者介绍了海洋温差发电(OTEC)技术和当前公司在加勒比海(牙买加和库拉索)计划的项目,并强调海洋温差发电可应用于发电和冷却。

同时,新型的海洋温差发电可以利用油气业潜在的协同效应、知识和人力作为工具,加快成长步伐。

Jan Kleute表示:“油气业在管道、平台、系泊、电缆方面有着悠久的经验。同样,这些也可应用于海洋温差发电,所以与海上油气业合作很有必要,这必然存在机会。”

 “规模化经验也是一个需要向油气业学习的方面。当前海洋温差发电的规模为1MW或更小,但最终我们需要达到15MW的规模,所以我们需要专业知识来进行技术的扩大。在人力资源方面,油气业和海洋温差发电方面也存在很多相似的需求。”

波浪能,小为精

研讨会上Teamwork技术公司总监Roelof schuitema介绍了波浪能的最新发展。

Schuitema提及了波浪能的潜力要高于海上风力,因为波浪的能量密度是风五倍,可以输出更大的能量。

此外,研讨会上Teamwork技术公司还详细介绍了其变化的体积点吸收波能装置,称为“交响乐”(Symphony),其微缩版本正在建设中。

Schuitema会上强调了建筑微缩版设备可以解决全面施工中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Schuitema表示:“生存能力非常重要,我们建造的设备不可能太大或成本太高。”

Longitude Engineering公司代表Andy Butler在研讨会结束时列举了一些案例,说明优秀的解决方案设计可以极大地推动和加速项目的交付。

原作者:  Ariana Benavidez, OffshoreIntel™编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