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内可能将有700个海上油田面临停产。

今年的两桩大事打响了英国海上油田停产的第一枪:Brent Delta号平台上部模块的起吊移除,以及Murchison号平台的拆除。

然而,虽然预计未来几年的支出会有所增长,但近期支出增长的动力不是这些庞然大物的移除,而是油井封堵报废(P&A)以及小型油田的移除。

伍德麦肯锡咨询公司预计未来五年内全球将有约700个海上油气田面临停产,油田废弃支出将从2013-2017年的平均36亿美元/年增加到2018-2022年的平均60亿美元/年。

在停产的油气田中,预计约有19%分布在英国北海,占未来五年停产总量的17%。

伍德麦肯锡分析师Fiona Legate表示,全球作业最繁忙的三个地区是北海、亚太和美国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区。其中亚太地区日益繁忙,而墨西哥湾则以遗留项目和水下项目为主。

她还指出,北海地区尤其是英国北海在作业和支出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在全球范围内,英国的油气田废弃在数量和废弃成本上遥遥领先。”在2018-2022年期间,预计有134个油田将停产,但许多油气田没有上部模块。

Westwood能源公司预计在2017-2040年期间英国将移除290个平台和3000多口井,耗资550多亿美元。

Legate表示:“从支出上看,英国是领先的。在未来五年内,预计支出将达到1300万美元,占总支出的40%。”换言之,支出将从2013年的20亿美元/年上涨至2022年的80亿美元/年。“挪威和荷兰也将是支出大国,但英国始终将保持领先。”Legate补充道。

她表示,部分区域性作业可能是由于钻机费率较低推动了封堵报废的步伐。在某些情况下,钻井平台已经被租用于封堵报废,而不是勘探或生产钻井。Legate指出,运营商通过从重复作业中吸收经验可以节省30-40%的成本,具体取决于不同公司和钻机的情况以及作业环境是水下或平台井。

 “虽然在英国一直有声音认为未来几年的油气田停产将增加,但目前态度又发生了转变。市场的低迷使企业不得不更多的考虑这个问题。“然而,停产的更多是小型和回接油气田,Brent Delta的移除以及接下来剩余Brent设施的拆除,和Murchison平台的拆除是目前大型设施停产仅有的两例。

 “当油价在100美元/桶时,运营商可以维持小型油气田的生产,然而现在已不可能。”

然而,我们仍处于“波谷”的开始阶段,目前只有少数船厂可以接收大型的上部模块,但由于之前需求甚少,所以这并没有引起注意(尽管英国资产的海外报废一直是争论的焦点)。港口也在投资设施建设,以便扩大将来的能力。Legate表示:“我们看到服务部门正在积极准备迎接报废潮的到来。”

Legate指出,虽然挪威至今停工的油气田为数不多,但其废弃支出一直很庞大。其原因是“半途”废弃,正如Ekofisk和Valhall这样的大型油田,其中老旧的设施需要拆除,同时安装一些新的设施以适应油田继续开发产生的需求。

墨西哥湾深水地区的油田废弃数量在过去几年中排名第三,预计未来五年将保持该位置。预计2018 - 2022年将有约54个油田停产,在此期间的支出将为30亿美元。 Legate指出,废弃的主要会是回接至已有生产设施的小型成熟油田。

亚太地区2018-2022年废弃支出也将达到250亿美元,大多数分布于澳大利亚和印尼,也有一些位于泰国。

图片来自Veolia/Peterson

莱曼(Leman)的拆解

Veolia环境集团和Peterson公司位于大雅茅斯的退役设施处理厂接收了其第一个海工产品:壳牌莱曼BH平台居住模块和导管架。

该模块重1000吨,曾用于距离大雅茅斯以北62公里的莱曼BH和莱曼BK平台的工作人员居住模块,其50米高、700吨重的导管架于7月份先行抵达。该合同由经营近海设备拆除及运输业务的Boskalis授予,在海上移除和运输后,还将对1600吨的设施进行回收。

Boskalis退役商业经理Boudewijn Versluijs在9月底阿伯丁举行的北海油气大会上概述了拆除过程。通过Ampelmann步行(walk to work)系统进入位于水深处31米的平台,技术人员使用绳索进入并安装脚手架,以协助从底甲板上移除梯。然后在卡盘甲板下方切割平台腿,并使用起重能力2200吨的Taklift 4浮吊将上部设施移除,并送至大雅茅斯。在那里它被倒放在回收再利用的管子上,进行锥体的切割,然后切断其余的腿部,最后使用平板车从码头搬走。

在导管架起吊之前,要先在上面安装一个吊装平台(带有起重装置的稳定平台以吊装切割设备)。在起吊操作之前,土塞被移除,在导管架腿内部水下-3m处再次使用Taklift 4切割。吊至码头后,在预切割同样使用平板车运输,平放以方便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