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G动力渡轮“Megastar”号于今年一月入役

2017年是LNG燃料加注船飞速发展的一年,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则是11月初法国达飞(CMA CGM)宣布的新订单,其订购的22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将采用双燃料主机,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双燃料船型。

该突破性项目中每艘船将配置一对有史以来最大的燃气发动机,并拥有一个18600立方米的LNG薄膜型燃料舱。该船型比以往任何一种LNG动力船都要大5倍以上,也是首次有LNG燃料船使用非球罐型(Type C)围护系统的船舶。

2017年的LNG燃料加注新动向包括第一艘专门建造的LNG燃料加注船的问世,以及来自多个能源巨头、关键地区政府和港口部门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巨额投资,还有LNG动力船型的不断增大。

壳牌急先锋

作为LNG生产和运输的领军企业,壳牌也是LNG燃料领域的最大的支持者。今年8月,壳牌订购的6500立方LNG加注船“Cardissa”号交付,在鹿特丹运营。

 “Cardissa”号支持船对船(STS)的加注方式,比原有的码头车对船(TTS)加注更加快捷高效。其客户包括Containerships公司、豪华游轮船东嘉年华(Carnival)、挖泥船船东Van der Kamp、俄罗斯船东Sovcomflot在建的阿芙拉型油轮、以及Siem公司下单建造的2艘跨大西洋汽车运输船,租方为大众公司。

截至目前,嘉年华下单的LNG动力豪华游轮总吨位为18000吨,其中4艘与壳牌签署了燃料加注合同。一艘将在鹿特丹进行加注,一艘载地中海港口,其余两艘在美国东南沿海地区。

壳牌还将租用最近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VT Halter Marine船厂下单建造的一艘4000立方米的LNG加注船,用于北美加注作业。该船为软连推驳(ATB)设计,计划于2020年第1季度完工。届时佐治亚和佛罗里达的一些新LNG生产项目将投产,将使燃料更加充足。

Siem也可能会成为ATB的客户之一,因为其两艘车辆运输船中的至少一艘将在美国进行加注作业。Siem的车辆运输船将配备3000立方米的IMO球罐型舱,嘉年华则为3600立方米的同类型舱。满舱加注可保证船舶全气运行14天。

本月早些时候,壳牌公司和荷兰Anthony Veder达成协议,将该荷兰船东的7500立方米LNG海岸运输船“Coral Methane”号改装成加注船。“Coral Methane”号可用于嘉年华的地中海邮轮加注航线,因为改装后的加注船将部署于该地区以及北海南部。

近几个月来,壳牌在新加坡和欧洲内河航运的LNG加注领域也有所动作。作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加注港,新加坡海事与港口管理局(MPA)正在采取措施,保证LNG加注服务的顺利进行。

壳牌与吉宝(Keppel)的合资企业FueLNG是新加坡两家获准进行LNG加注作业的公司之一,并且于最近进行了港口的第一次内部LNG加注。 2017年7月至9月期间,FueLNG为Golar的“Hilli Episeyo”号LNG船进行了一系列车对船的LNG输送服务,以在投入使用前测试该浮式生产改装船的天然气处理系统。

FueLNG还获得了Keppel Smit Towage和Maju Maritime的合同,为将服务于新加坡港的两艘新造双燃料拖轮进行LNG加注。该合同于2018年拖轮入役后开始。

鹿特丹也是壳牌在欧洲内河船舶LNG加注领域的中心。2017年8月,壳牌与Victrol/CFT投资企业签订租约,将长期承租其将要建造的一艘3000立方米LNG加注驳船,该驳船拥有4个球罐型储罐,专为壳牌的欧洲内河加注建造,将服务于鹿特丹港。

位于安特卫普的Plouvier Transport公司也是其潜在客户,该公司目前正在为租方壳牌建造15艘110米长的内河航道油轮。该船东也可以选择在鹿特丹Gate terminal的散杂货码头进行加注。自2015年12月以来,鹿特丹一直向在此进行LNG加注的船舶提供10%折扣的港口总费用。

油轮时代到来

作为壳牌的LNG加注客户之一,Sovcomflot显示了LNG燃料对于大型远洋油轮运营商的吸引力日渐增加。直到几个月之前,最大的双燃料游轮还只是用于当地和波罗的海和北海区域贸易航线上的2.5万吨的中型船。

2017年3月,Sovcomflot与现代三湖签订了4艘低速双燃料发动机的阿芙拉型原油/成品油轮。MISC集团全资子公司AET紧随其后于几周后在三星下单建造了4艘阿芙拉型LNG动力船。其中2艘租方为挪威国油,将用于北海和巴伦支海地区。

挪威国油还将承租2艘LNG动力的15.4万吨苏伊士型穿梭油轮,该项目于2017年8月由Teekay在三星下单建造。这2艘船与Gas4Sea签约,将使用其“Engie Zeebrugge”号燃料加注船进行加注。该船位于比利时的泽布吕赫港,容量为5000立方米,于2017年4月交付。

最新的大型LNG动力船订单来自俄罗斯船东Rosneft,将在俄罗斯Zvezda船厂建造5艘11.4万吨双燃料阿芙拉型油轮,由韩国现代提供技术支援。每艘LNG动力的阿芙拉型和苏伊士型油轮都将在甲板上建有一对球罐型燃料舱。

LNG燃料也进入了大型散货船的视野当中。ESL Shipping很快将接收Viikki和Haaga船厂建造的2艘26000吨LNG动力散货船,这两艘船将在波罗的海运营,并由Skangas公司提供加注服务。在韩国,现代Mipo为Ilshin shipping建造的1艘5万吨LNG动力散货船即将完工,该船将在韩国国内运输石灰。

而希腊船东Polaris Shipping则将进一步推高行业标准。2017年10月,这Polaris Shipping在现代蔚山签署了10艘32.5万吨LNG-ready的超大型矿石船(VLOCs)。 虽然动力系统方案尚未明确,但这类船将需要大舱容的LNG加注船进行服务。

作为ESL散货轮的LNG供应商,Skangas于今年夏天接收了一艘定制LNG燃料加注船“Coralius”号。该船的船东为 Veder/Sirius Shipping合资企业,舱容为5800立方米,为Skangas开拓了船对船加注的新业务,并可进行海上传输。

本月早些时候,Skangas与Titan LNG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合作为北海和波罗的海的客户提供LNG。Titan将在2018年年中推出第一艘LNG加注船,即FlexFueler1加注趸船,以便在整个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安特卫普地区提供LNG燃料加注。

前途光明

作为满足IMO限排的手段之一,虽然短时间内LNG燃料的受众程度远远比不上低硫馏分油和洗涤塔的应用,但前途仍然光明。

就算在未来六七年内LNG只占船用燃料市场的5%,这也意味着在全球超过500吨的55000艘船中,将有约2750艘船使用LNG作为燃料驰骋在世界各地。

2017年的一系列事件昭示着,LNG加注领域的基础设施正在进行大量投资,以使用这种清洁的天然气作为船用燃料,从而带来环境和运营成本效益。而且,随着2017年这个行业转折点的到来,最好的局势仍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