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2017年为我们带来了不少勘探领域的惊喜。那么,2018年又会有什么亮点?

尽管油价在低迷中缓慢复苏的不利市场环境冲击了2017年勘探生产公司的勘探预算,但今年仍有一些值得关注的勘探亮点。

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纽约证交所代码:XOM)于2016年重启了圭亚那海上Stabroek区块的Liza发现,发现了更多资源。该公司在年初发现了Payara-1,6个月之后在Payara发现了更多石油。在此期间,埃克森美孚在该区块上有了第3个石油发现:Snoek油田。随后在10月份又有了另一个发现:Turbot,使该区块的预估可采资源总量达到27.5亿桶油当量。

但对于业界或关注者,这并不是仅有的重大勘探新闻。

11月份,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在Veracruz州的Ixachi勘探井发现了其过去十五年里最大的油藏,其原始地址储量估计为15亿桶油当量。

在墨西哥海域,Talos能源公司及其合作伙伴Sierra石油天然气公司和Premier石油公司的Zama-1勘探井在墨西哥近海浅水地区发现了估计20亿桶轻质油藏。

墨西哥浅水的油藏也为埃尼带来了喜讯,埃尼的Amoca油田的资源预估储量提高到了10亿桶油当量,而Area 1的预估资源基础达到了13亿桶。

在阿拉斯加北坡(North Slope),Repsol及其合作伙伴Armstrong能源公司在3月份在Nanushuk Play发现了巨型石油资源,拥有12亿桶可采轻质石油,Repsol和Armstrong声称这一发现是“30年来美国陆上常规油气勘探的最大发现”。

那么2018年又将如何?Stratas Advisors上游负责人Shuqiang Feng与Hart Energy分享了他对勘探支出和热点问题的看法。

哈特能源:油气公司的勘探开支在油价下跌期间急剧下滑,许多公司不得不削减支出。但随着现在油价开始攀升,是否更多的公司正在加紧勘探计划?2018年勘探开支预计会增加多少?

Feng: 尽管油价正在回升,2018年公司的勘探开支恢复仍将缓慢。石油公司在勘探方面还没有摆脱削减预算的模式。阿纳达科(Anadarko)宣布了其2018年的勘探和LNG开发预算仅为3.5亿美元,比2017年的7.7亿美元预算下降超50%。雪佛龙2018年的勘探预算为11亿美元(2017年为10亿美元),基本持平上一年度。油气公司的资本支出仍然将重点放在现有资产和进行中的新开发项目上。在油价持续走高开始带来更多的现金流之前,油气公司不太可能进行冒进的勘探。

哈特能源: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海上的发现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新的一年圭亚海上是否会有更多的勘探作业?其邻国苏里南又会如何?是否会取得成功?

Feng: 在圭亚那,在埃克森美孚在Stabroek区块有个5个发现后,该公司计划在2018年将对已经确认的多个地区进行进一步的勘探钻探。

另外两个可能在2018年进行钻探的圭亚那海上区块分别是Tullow运营的Orinduik区块和Repsol运营的Kanuku区块。2017年9月,Orinduik区块完成了3D地震勘探采集,道达尔(Total)与Eco Atlantic达成了一项期权协议,收购了该区块的25%的权益。Kanuku区块也于完成了3D地震勘探采集,Repsol认为Kanuku在Liza巨型油田带中是一个很好的中型发现前景。

2017年,苏里南的钻探未钻遇石油。

英国Tullow公司在苏里南较为活跃,但是今年在54区块上钻探的Araku-1野猫井缺乏经济性。这并不会影响Tullow对圭亚那-苏里南盆地勘探的兴趣,在2018年,该公司的重心将逐步转向圭亚那地区。

Kosmos能源公司在苏里南拥有两个区块(42和45),计划在2018年将钻探2个前景区。

美国阿帕奇(Apache)公司也活跃在苏里南地区,但至今为止只探得2口干井,分别是53区块上的Popokai-1井(2015年)和今年的Kolibrie野猫井。阿帕奇还拥有58区块的勘探权,今年早些时候该区块的3D勘探完成,2018将有可能进行钻探。

埃克森美孚于今年收购了苏里南的59区块,并开始启动该地区的勘探。挪威国油(Statoil)和Hess是该区块上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挪威国油还于2017年收购了苏里南的60区块。

哈特能源:2018年还将有哪些勘探热点?

Feng:因为石油公司还将继续收紧支出预算,所以仍罕见新兴的勘探热点,至少在2018年还是如此。但是,一些活跃于2017年的勘探热点在2018年仍将持续。

2017年,挪威国油、Aker、BP和伦丁公司活跃在挪威巴伦支海,但钻探结果却令人失望。这些公司计划2018年将在该地区继续勘探作业,作业量水平与2017年相近。

受埃及地中海地区Zohr巨型气田发现的推动,埃尼及其它石油公司将继续致力于下一个大发现的勘探,尤其在埃及和塞浦路斯海上。在塞浦路斯,道达尔和埃尼计划于2018年钻探6区块,卡塔尔石油(QP)和埃克森美孚计划钻探10区块。

西非的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自从Cairn能源和Kosmos能源在该地区有了重大发现以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这个此前被忽视的地区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视线。石油巨头们开始入场:2016年BP与Kosmos能源在塞内加尔进行合作;埃克森美孚也即将签订毛里塔尼亚海上油气勘探的协议;道达尔于2017年收购了毛里塔尼亚的新的深水区块。Tullow和Kosmos能源已经在该地区活跃了数年。2018年,该地区仍将维持繁忙的钻探景象。

哈特能源:这些地区将有哪些因素会推动勘探?又有哪些会影响勘探?

Feng:钻探结果喜人和油价持续在60美元/桶以上将有助于保证这些深水地区新战场的勘探支出。而油价进一步下跌则会影响石油公司的现金流,促使他们不得不进一步削减2018年的勘探预算,甚至延期勘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