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能源需求的飞速增长使LNG正在成为首选燃料。在人口不断增长、生活水平以及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的推动下,能源需求将继续保持增长。随着LNG生产和运输量创历史新高,亚洲陆上进口终端以及浮式储存再气化设施(FSRU)都面临新的机遇。

由于亚洲的能源增长预测远高于世界其他地区,这一增长势头将得到保持。日本和韩国长期以来一直依靠LNG保障能源安全和电力供应,但是现在整个亚洲都在发生转变。中国、印度、印尼、菲律宾、泰国、越南和孟加拉紧随其后,纷纷出台天然气进口政策,推动整个亚洲地区天然气的需求上涨。随着这些国家对该过渡性燃料(LNG)需求的增加,新的大型发电设施的快速投产也变的刻不容缓。

天然气——天然的选择

虽然本国所产的煤炭仍然是一个有成本吸引力的燃料选择,但LNG低碳低颗粒物排放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天然气仍然是一种化石燃料,但是被认为是当今世界和未来30-50年之间的过渡燃料。可再生能源将在未来市场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亚洲对大规模发电能力的需求是迫切的。LNG的规模和发展速度是目前可再生能源、煤炭或核能不可企及的:燃煤电厂从规划到运营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核电厂则可能需要20年。

其次是成本优势。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正在下降,但澳大利亚的经验告诉我们,由于可再生能源的不稳定性,各国选择其作为基础能源供应时仍需谨慎。南澳大利亚最近的停电事件促使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承诺将在100天内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电池存储系统,否则将不收取费用。这说明,过度依赖可再生能源(是不稳定的)作为基础电力供应是不可行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将天然气作为其能源结构的关键一环,以及中国天然气需求预期超过其他燃料的原因。

随着石油价格的下跌、LNG定价和石油价格逐渐脱钩,以及美国和中国页岩气的发现,意味着LNG价格将更为亲民(例如日本的LNG气价已经从 2015年初超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下降到到2016年年中的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下,只是最近才升至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上)。虽然预测油价短时间内将不会大幅上涨,而天然气需求的飞速上涨将导致来自买卖双方的压力使这两种商品的价格脱钩。

在其他一些地区,LNG也将发挥很大作用。印度尼西亚人口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分布于众多岛屿,能源需求增长迅速(2015-2020年,印度尼西亚的人均用电量预计将上涨超25%)。如何能够为这样一个国家高效供电?区域性LNG接收站和天然气发电站是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另外在距离较近的地方,则可使用天然气管道将天然气从接收站输出至靠近人口聚集区的其他天然气发电站。

所以,尽管市场低迷,但仍有很多公司正在建设LNG接收设施也就不足为奇了。

浮式储存再液化装置(FSRU)的发展

随着LNG成为亚洲首选燃料,该地区的天然气运输和储存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在过去,常常使用陆上终端进行储存和运输。但是,浮式系统在过去的十年间得到推广。相较于陆上设施,它们成本较低,而且项目执行所需时间短,切合急迫的能源需求。

对于陆上设施来说,从确定码头地点、获得批准到施工都需要时间,整个周期最起码要五年。而FSRU靠泊港口只需要极少的工程工作来创造合适的系泊环境和通过管道连接到岸,其成本低廉、速度极快。陆上天然气发电厂的建设通常需要12-18个月。FSRU新船的建造周期约为3年,将现有的LNG运输船改装为FSRU虽然效率较低,但是周期大概只需18个月。

浮式终端还有其它优势,例如运营的安全和灵活性,尤其是在当地政治和未来天然气开发潜力尚未确定的地区。易于重新部署是其本质上的优势。

相对于在韩国船厂下单建造新的FSRU,将LNG运输船改装成FSRU更具商业吸引力。 但是,在选择的时候应注意确保被改装的LNG船能够提供长期运营所需的性能和寿命。奥雅纳正在评估改装船方案的可行性,包括降低成本、改装船周期短于新造船等。在评估过程中考虑了FSRU / FSU(浮式储存装置)的围护系统、卸货系统、可用甲板空间、靠泊和系泊配置等规格参数。将LNG运输船改装为FSRU方案的主要影响因素有:被改装的LNG船是否合适、FSRU设计寿命、部署位置及其海洋气象条件、FSRU利用率和未来运营策略等因素。

与此同时,陆上储存方案也有创新。适用于小型设施的具有成本效益新型陆上存储解决方案已被研发出来,并可进一步扩建来满足未来的需要。其中包括奥雅纳为中小型设施正在研发的具有成本效益的模块化单一围护系统储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