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分化

在亚洲,尽管LNG发电仍是最重要的需求,但LNG枢纽还有其它用途,例如散货分配运输和燃料加注。新加坡正在建设成为一个使用陆上接收罐进行LNG贸易的区域中心。常规来讲,新加坡会从澳大利亚或卡塔尔等国家的LNG供应商那里接收大量货物,然后使用小型运输船分装运输到小型区域化市场。通过这种方式分解大量货物,新加坡将通过为该地区用户提供较小幅度溢价而从供应规模经济中获利。该地区用户也是受益者,因为如果它们从一个LNG供应商处直接购买比常规出货量少很多的货物,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溢价。

LNG加注设施的战略布局为航运业提供了另一个降低碳排放的机会。使用LNG动力取代目前的重油主机将为减少碳排放做出重大贡献,一些货船和客船上已经配备了双燃料系统。然而目前相应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的缺乏阻碍了LNG燃料的推广和普及。在全亚洲甚至全世界范围内,LNG终端有提供加注设施的潜力。随着加注设施的普及和加注选择的增多,将促使更多的船舶将向LNG动力转变,从而创造更多的需求。

我们最近在奥雅纳的工作包括澳大利亚AALNG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庞越)Probolinggo计划建造的终端,该地区非常适合进行燃料加注。该终端将使用LNG运输船改装而成的FSRU停泊在2.5公里长的码头。它将有多种用途,包括向该地区供应天然气、散货供应和燃料加注。

市场挑战

亚洲的LNG市场也确实存在挑战。运输用或供FSRU改造的LNG运输船的供应有限,造船厂也是如此。然而,目前FSRU增长的潜力是巨大的。

总的来说,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新市场将推动LNG未来的增长。虽然日本等传统市场的增长停滞不前,甚至在未来两年可能出现下滑,但其他新兴亚洲LNG消费国的进口量同比增长均超20%。中国2017年1月LNG进口量比去年1月份增长近40%。随着亚洲地区更多的地区性LNG进口设施的建成投产,目前影响市场的短期供应过剩将被增长中的需求量所抵消。

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何确保LNG需求的长期性。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壳牌等主要LNG生产商正在寻求一种综合性模式。他们不是简单地提供LNG,而是与合作伙伴共同建造一个接收站或FSRU以及陆上天然气发电厂,从而创造未来数十年的LNG需求。

另一个挑战是市场的流动性。像日本这样传统的LNG进口国常常被合同期数十年的承购协议(offtake agreements)所约束,其中目的地条款限制了LNG交付的地点。但是日本政府现在称目的地条款是反竞争性的。这为像日本这样因为核设施重新投产而出现LNG内需滞涨的老牌承购人敞开了大门,使他们能够通过谈判将被迫购买的LNG直接投入需求增长中的市场,如菲律宾。

这样,购买者仍然可以履行长期合同,虽然他们承诺购买的LNG由于需求的转变已经进入另一个市场。由于LNG市场目前为买方市场,所以承购方得以成功地重新谈判条款。这在市场上形成了一个新机制,打破了以往高度受限的目的地条款,并打开了与菲律宾等配备新接收设施的国家进行LNG交易的机会。

在电力公司属于国有的情况下,这些机会可能更难把握。政府的动作可能比较缓慢,特别是在政治陷入僵局的国家,无疑将进一步拖慢市场步伐。

在其他国家,政府正在出台新政策以创造更多的LNG机会。例如,韩国宣布停止建造核电站。那么,韩国是否将选择LNG来填补能源供应缺口?而其行动是否迅速跟上电力需求的上涨?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将拭目以待。

来自亚洲的全球投资

不论挑战如何,亚洲的LNG市场无疑存在着令人振奋的机遇,甚至可能引领全球发展。全球的LNG市场已经得到来自亚洲的支持,随着投资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这一趋势也将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