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的持续低迷遏制着海上油气业的发展。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油价仍将维持在60美元左右的低位,墨西哥湾的运营商仍然没有放弃努力。相反,他们在密切关注其深水地区资源,他们坚信这些资源能够得到开发,问题是如何开发。

2017年墨西哥湾勘探情况说明了深水地区的热度。美国和墨西哥在该地区的所有发现几乎都位于深水或超深水地区,这说明运营商们仍在致力于深水区块的勘探开发,并研究怎样在50美元及以下的油价水平使这些项目盈利。

2017年1月到10月墨西哥湾地区的发现大部分位于深水和超深水地区(来源:Clarksons Research)

运营商

油气田

国家

地区

Pemex

Doctus

墨西哥

超深水

Anadarko Petroleum Corp.

Calpurnia

美国

深水

LLOG Exploration Co. LLC

Khaleesi

美国

深水

LLOG Exploration Co. LLC

Mormont

美国

深水

Deep Gulf Energy LP

Rampart Deep

美国

深水

Royal Dutch Shell Plc

Whale

美国

超深水

BHP Billiton Ltd.

Wildling

美国

深水

Talos Energy LLC

Zama

墨西哥

浅水

一些分析师认为该地区仍然具有吸引力。在最近接收访问时,安永美国油气及美洲工业业务负责人Deborah Byers对深水地区表示乐观,并指出油气业需要开辟新战场。她表示:“即使需求滞涨,我们仍需要继续投资,以满足全球范围内的需求。另外,深水项目运营的成本曲线显著下降也使得前景更为可期。”

Byers表示:“油气公司将海上项目运营中的一些技术和方法移植到深水项目中,同时项目也变的更加精简,从而提高了效率。所有这些努力最终取得了收获。”

一些公司,比如BP已经开始盈利。Thunder Horse South扩建项目是例子。2017年1月,该公司宣布该油田比计划提前11个月投产,成本为1.5亿美元,低于预算。更早些时候,2016年12月BP正式宣布Mad Dog 2项目也将继续推进。BP用两年的时间修改了Mad Dog 2项目开发概念,并最终将总体项目成本降低60%。

BP集团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在一份官方声明中表示,“Mad Dog 2的进展表明,在美国,如果大型深水项目得到精心布局和经济有效的设计,在油价低迷的环境下仍具有经济性。

在全行业内,油气公司都在进行关键投资,推动创新的蓬勃发展。位于英国阿伯丁的Robert Gordon大学的团队与其资助方油气技术中心、KCA Deutag和Drilling Systems在GE贝克休斯的技术支持下,合作开发了用于封井与废弃的世界上首个退役模拟器。另外,TechnipFMC发布了其Subsea 2.0水下系统,该设计的成本约为传统水下系统的50%,部署时间可节省约12个月。

虽然深水项目开发的赢利之路仍存在着重重困难,但如今,海上油气业正一如既往地运用创新思维迎接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