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潜在的高昂退役支出可能需要新的解决方案。

亚太地区海上资产(包含近2600座平台和35000口井)的退役成本可能将高达1000亿美元,成本压缩势在必行。

伍德麦肯锡公司认为,亚太地区的退役规模庞大,来势汹汹,多数有关方面缺乏准备。政府条例模糊加上地区性的经验缺乏,可能导致学习曲线陡峭,初始成本高昂,存在犯错的可能性。

伍德麦肯锡亚洲上游分析师Jean-Baptiste Berchoteau表示:“未来10年内,可能将有超过380个油田停产,退役工作的规模和成本不容忽视。通过吸取全球范围内退役项目的经验,亚太油气业可以采用最适合自身独特挑战的方式。”

伍德麦肯锡明确了削减亚太地区退役成本的4种手段。首先,监管层、运营商和服务领域之间应进行知识交流。在建立一个功能健全的监管框架时,可以借鉴已经在英国或墨西哥湾其他地区实施的指导方针和程序,这将比从零开始更有效率。

运营商们尤其是那些在海上资产退役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公司也将在协助起草规范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例如,雪佛龙和壳牌已经分别通过知识交流和试点项目与泰国和文莱监管层进行合作。

高级分析师Prasanth Kakaraparthi表示:“虽然主要重点应放在降低成本和维护健康和安全标准上,但这对于亚太地区的国家来说,也是一个通过知识交流发展服务行业的良机。”

其次,选择一个最佳的商业和签约策略。合理的项目管理和务实的签约策略对于抑制成本的飙升至关重要。除巨头公司外,其他油气公司将聘用项目管理公司进行项目的执行,以严格控制时间和预算。根据不同的风险水平在3种最常见的承包策略(总价、单位成本和日费率)中进行选择。由于涉及生烃,封堵废弃(P&A)阶段通常最具风险,而且井况数据往往很少。因此,单位成本合同(承包商以包含利润的每单位固定成本执行油气井封堵废弃及设备拆除)似乎更适合亚太地区的项目。

采用创新技术是降低成本的第三种方法。近年来,通过对传统的退役方式进行创新,油气业成本降低显著。例如,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2017年在马来西亚海上SK-305区块的Dana和D-30油气田的2个平台上实施了平台造礁(rig-to-reef)方案。

平台造礁方案包括使用去污染的平台结构在特定地点创造人造礁石。平台造礁方案除了成本更低,还为维持海洋生物栖息环境提供了环保的解决方案。这项技术在10-30米的水深处尤为合适,将为这些地区的珊瑚礁结构和相关的海洋生物带来最大收益。

规模经济是第4个成本压缩手段。平均而言,封堵废弃占退役成本的一半,所以,这一分支的成本下降将对总体产生重大影响,在墨西哥湾和英国,这一影响已经为平台日费率和单位价格的合约带来了30%至50%的成本削减。对于大量老化油气井和平台集中的地区,批量化退役可带来巨大的成本压缩。这种方法可扩展到不同区块的不同运营商之间,各方联合签订更大规模的合约,从而降低单位成本。

Berchoteau 总结道:“虽然目前亚太地区的退役情况不容乐观,但我们注意到,雪佛龙正在泰国湾采取积极措施。我们期望,该公司的这一项目将成为亚太地区大规模退役的成本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