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和2016年,海工项目获批数量创历史新低,这严重影响了油服公司的手持订单量。随着勘探开发公司在油价低迷时期对成本削减所做的努力,以及油价近期的回暖,在全球范围内,一大批海工项目的经济可行性变为现实。这导致了筹划中的项目获批数量不断增加,其中以挪威为首。

在钻井承包商领域,挪威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浮式钻井平台市场,其需求量不断上升,且日费率较高。例如,North Atlantic Drilling公司的半潜式钻井平台“West Hercules”号由挪威国油(Statoil)承租,用于巴伦支海的两口井的钻探,日费率为25万美元。该水平与2017年挪威市场浮式钻井平台的平均费率一致。

各地区浮式钻井平台日费率对比(千美元/天)

随着挪威的钻井平台市场逐渐升温,非钻井类服务公司也迎来了好消息。近期向挪威石油管理局(NPD)提交的海工项目显示挪威海工业已经迎来拐点,使挪威成为2017年做出海工项目承诺最多的国家。去年提交的数份油田开发方案中,新开发油田(Greenfield)资本支出总值超过180亿美元。这也使挪威成为去年海工开发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紧随美国和莫桑比克之后。

去年12月,仅挪威国油就提交了Johan Castberg和Snorre扩建项目的审批计划,新开发油田总投资额高达85亿美元。这两个项目的价值几乎占了去年挪威大陆架所有审批项目的一半。

这些新增项目的直接受益者是挪威工程总包(EPC)公司及全球水下供应商。在2017年通过审批的项目合同意味着57亿美元的工程总包(EPCI)、44亿美元的水下项目、19亿美元的钻井平台、14亿美元的油井服务以及20亿美元的其它服务。

2017年向挪威石油管理局提交的项目中新开发油田资本支出总量(十亿美元)

挪威大陆架回暖为油服公司带来了福音,其中获益最多的当属TechnipFMC、Transocean和Subsea 7。VNG将综合性的水下工程总包合同授予了TechnipFMC。合同还包含Fenja油田(原Pil og Bue)的水下系统。TechnipFMC表示,这份合同是迄今为止TechnipFMC所获得的最大工程总包合同。

Transocean获得了挪威国油的Johan Castberg项目30口井的钻探以及Snorre扩建项目24口井的钻探合同,两者都在等待挪威石油管理局的审批。另外,Transocean还与DEA签订了Dvalin油田为期一年的合约。

Subsea 7获得了其北海联盟伙伴AkerBP的合约。所有这些显示与运营商的关系、合同结构以及业务覆盖区域都是挪威乃至全球油服业合同获取的关键。

2017年挪威大陆架获得合同最多的油服公司状况(十亿美元)

(文中图片来源:Rystad Energy Rigc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