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爱上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在乎我?这首艾尔顿·约翰的《难说抱歉》道出了石油巨头CEO们对于投资者的心声。因为虽然上游业绩出现回升,但股票市场的投资者依然对此视而不见。

局势可谓异常悲观。从中可以得出2017年最需要关注的三个方面。
首先是生产。7家石油巨头的平均产量提高了4%。其中埃尼的产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BP增产12%,道达尔和雪佛龙也超过平均线以上,增产5%。

经历了过去三年的油价低迷,实现增产本身就是一项成就,而油价的上涨也成为了上游收益增加的主要因素。

炼油收益不佳,拉低了整体业绩。

第二,重振业务。过去三年中,油气业能否在油价低迷和投资削减中存活的能力一直备受质疑。2017年,石油巨头们以一个关键指标做出了回答:储量替代率平均为137%(刨去埃尼委内瑞拉资产贬值,则为148%)。

这一扫过去五年的低迷表现,反映出:1)石油巨头们成功地把握住了周期底部业务发展的机遇。2)成本压缩和执行改善使得新获批的项目在50-60美元/桶的油价水平拥有15%以上的内部收益率。3)在勘探领域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投资策略效果开始显现,迎来期待已久的拐点。

美国致密油资源依然是一些公司的优势所在,埃克森美孚和雪佛兰不约而同增加了Permian盆地储量。传统资产也有所贡献。BP将数字化作为雷马项目(Thunder Horse)储量升级的因素。

第三,财政表现。单位资本和运营成本持续下降,投资配置仍然谨慎。这些都是盈亏平衡降至50-55美元/桶的动因。

在现今的油价水平上,石油巨头们可以在2018年产生可观的自由现金流。资产负债表将得到进一步强化:受投资组合合理配置推动,去年一年净负债下降了300亿美元(14%)。

BP是一个例外,该公司项目投资增加导致净负债上升。

石油巨头们的新增财务实力也使分红能力得到增强,而收入正是很多投资者购买综合型公司股票的主要原因。在低迷的市场中,期票股利曾是他们保留现金的绝佳手段,现在正渐渐淡出,现金股利又回来了。

未来三年内,道达尔计划提高10%股息;挪威国油在2017年已经提高了4.5%,而雪佛龙提高了3.7%。道达尔推出了50亿美金的回购,而壳牌希望在2020年回购至少250亿美金的股份。

这些为股东们所带来的回报在一两年之前还是超乎想象的。但投资者似乎仍不为所动。MSCI能源指数在2017年扔落后于市场18%,而2018年似乎仍将表现不佳。

即使在1月末市场短暂调整期间,油气业的高股息也并没有发挥应有的防御效果。市场的波动也冲击了货币和商品,导致油价下跌,而且油气业的波动更甚于市场。

这就是症结所在。不论油气业取得何种进展,仍然被油价紧紧牵动。

而没有其它任何行业像油气业一样如此地依赖于单一因素。预计投资者对于石油股票的偏见仍将持续,直到油价有望出线持续回升。

在此之前,石油巨头的管理层不应该改变任何事情,而是继续朝着现在的方向前进,因为他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投资者将逐渐意识到这一点,并将被日益增多的红利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