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北极钻探是一个热点。拥有北极领土的国家纷纷展开竞赛,对发展严苛环境钻探能力进行大力投资。很多人仍对俄罗斯曾在水下罗蒙诺索夫海岭上插国旗宣告主权的事件记忆犹新。

北极地区如此引人注目是有理由的。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统计数据显示,北极地区可能拥有超过87%的地质石油天然气资源。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极圈以北的地区拥有约30%的全球未发现天然气储量和13%的未发现石油储量,其大部分水深不足500米(1640英尺)。

在油价超过100美元/桶时,许多油气公司都在北极寻求机会,但是在油价暴跌后,他们纷纷将目光转向了其它更易于开发的区块。壳牌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9月,壳牌宣布停止在北极作业。

但是,有人仍在坚持。俄罗斯仍对北极抱有强烈的兴趣,并且未曾停止过该地区的工作,现在,他们的付出已经获得回报。

2017年4月,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开始了俄罗斯北极大陆架最北端的钻井作业,并在6月份钻遇石油,该井位于Laptev海的Khatangsky许可证区块上。根据Divergente LLC分析师提供的信息,俄罗斯石油公司在针对整个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工作承诺中计划今年恢复在巴伦支海钻探,两年内恢复在卡拉海钻探。

与此同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子公司Gazpromneft-Sakhalin正在寻求自己的油田。Gazprom运营着多个区块,包括Dolchinskoye油田、Pechora海西北区块、巴伦支海Kheisovsky区块、东西伯利亚的Severo-Vrangelevsky区块、Chukhchi海的Severo-Vrangelevsky块和鄂霍次克海的Ayashsky区块。去年10月,Gazprom在Ayashsky区块钻探完成一口评估井,发现了一个新的油气田,其原始地质储量估计为2.55亿公吨油当量。该区块位于Sakhalin岛大陆架东部,是Sakhalin-3项目的一部分,详细的评估报告将于2018年中期前完成。

挪威也是北极开发中的急先锋。在壳牌终止其北极作业约5个月前,几家挪威运营商联合成立了巴伦支海勘探联盟(BaSEC)。其原始成员包括挪威国油、埃尼挪威、Engie (原法燃气苏伊士集团)、伦丁和OMV,随后又有13家公司加入。

巴伦支海迄今已钻探约130口井,结果好坏参半。2017年1月,挪威国油在Cape Vulture井钻遇了石油和天然气,随后,7月份又有了两个发现。Johan Castberg许可证区块的Kayak井中发现的可采储量在2500万桶油当量到5000万桶油当量之间,该类型区块中探得资源在巴伦支海尚属首次。挪威国油还在Blåmann井中发现Snøhvit和Goliat气田之间存在天然气,而伦丁挪威公司也在Filicudi前景区取得了勘探成功。

随着新区块的推出、勘探结果的良好表现以及油价走高,相信其它运营商不久也会考虑重返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