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挪威石油业致力于优化和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下一代恶劣环境半潜式钻井平台也在研发中。

挪威是海上钻探技术发展的中心,也是环境规则潮流的引领者。过去几十年来,挪威一直在追求打造“完美”的钻井平台。每个满足最新要求的新设计问世后,运营商和政府就会把钻井平台的要求再提高一些。

这一切都源于挪威拥有地球上条件最为严酷的海况,必须研究出适合在如此恶劣环境中工作的钻井平台,一代接一代的成功,促使更新更好的技术方案不断推出,满足越来越高的要求。

年复一年,随着要求地不断提高,钻井平台船东不断设计和订购更新、更大和更为复杂的钻井平台。如今船队中最为先进的平台功率和效率无可比拟。

挪威政府和像挪威国油(挪威国油Statoil已经决定更名为Equinor,以反映其绿色和持续发展的愿景)一样的运营商越来越注重海上钻井平台的环保、安全和效率(运营费用低)。它们在钻探作业中将对此孜孜不倦地追求。

新的运营规定标志着海上钻井工程出现了颠覆性进步,将催生新一代的恶劣环境钻井平台。

钻探与保护并行

挪威石油管理局(NPD)表示,巴伦支海占挪威水域未发现资源的预估储量的约三分之二。这片水域也是地球上最为纯净的地区。

挪威大陆架未发现资源预估储量(立方米)

挪威当寻求可持续高效钻探,同时需要在巴伦支海这种挑战颇高的地区进行钻探,需要将两者有机平衡。

虽然石油公司已经在巴伦支海钻探十余年,但目前运营商的兴趣正在扩大至环境更加恶劣的广大地区。这将决定哪些钻井资产将成为首选(或需要)。

这也意味着,钻井平台船东必须在冬化、减少碳排放、提高运营效率上更进一步,并将努力范围从巴伦支海扩大到几乎整个挪威。

当前钻井平台不会退出市场,但是新一代平台将有更广阔市场

新规定的出台并不意味着目前在挪威运营的所有钻井平台都将面临淘汰,但这确实意味着旧钻井平台逐步淘汰的步伐将加快,而现有的“优质”钻井平台(最近建造的CS-60、CAT-D、GVA 7500和Aker H-6)将以更高的费率获得更长期的合同,其作业环境也更具挑战。

预计挪威的对于半潜式钻井平台的需求量将接近或超过之前27台的高点,这为下一代钻井平台进入市场提供了足够空间。根据Bassoe Analytics的数据,未来几年内只有27座有竞争力的钻井平台能够在挪威工作。其中,可能将有6座平台部署于挪威之外,只剩下16座平台,外加Awilco最近下单建造的CS-60 ECO。

随着挪威地区有竞争力的钻井平台供应逐渐紧缩,船东也会下单建造下一代钻井平台,以满足新的需求。

未来钻井平台将科技推升至新层面

上一代恶劣环境半潜式平台耗油量较大,并且没有充分利用当前技术使工作效率最大化。

例如,在恶劣天气下,一些钻井平台的钻井设备无法全力运行,因为动力必须分配给平台的动态定位系统(原因是平台的系泊系统不足以将钻井平台保持在原位)。这就引起停机时间延长、油耗增加和成本上涨。

解决此类问题也是CS-60 ECO问世的目的之一,Awilco船东公司于3月份向吉宝远东船厂下单建造。他们致力于挪威地区钻井平台的精简和优化。

虽然在某些地区将继续需要动态定位,但未来挪威地区的钻井平台可能会放弃动态定位系统,而选择使用老一代系泊系统(改进型,推进器辅助)。另外,它们还将使用电池(混合动力)技术,可储存发电机的多余电力,用于设备运行,减少油耗,降低排放和成本。

船体设计和布局将起到关键作用。当前的最新设计适用于深水和恶劣环境地区,因此体积更大、排量更高。下一代平台将仅适用于中等水深环境,因此船体更小,就船体尺寸和重量来说,其系泊性能将提高。船体布置将更注重生产钻井,能够处理甲板上的卧式采油树。

数字化、人工智能、预测性维护和智能绿色未来(IGF)技术也将成为焦点,将确保正常运行时间,减少人为错误并降低环境风险。

为挪威量身打造的下一代半潜式平台即将问世

船厂和钻井平台设计人员正在投资适用于中等水深恶劣环境的下一代平台设计,此类型平台被认为是未来几年内唯一可能出现供给侧上涨的新建造钻井平台。

随着韩国船企对于海工钻井平台建造的战略性转出,新加坡和中国将控制市场并争夺订单。尽管新的建造热潮很可能不会出现,但随着海上钻井平台技术地不断发展以及海工技术地颠覆性发展,我们将看到钻井平台的价格更具竞争力,以及来自现有船东以及新船东越来越多的订单。

数据: NPD, Bassoe Analytics; Image attribution: 主图由 Guy Beauchamp提供,Creative Commons 2.0 License;图片经裁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