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目前企业仍把资本约束作为其战略框架的核心,但他们必须为未来几十年能源需求改革所带来的根本性变化重新定位投资组合。

在这一重新定位的过程中,有四大关键影响因素。

1.资本约束将推动投资决定

2018年,石油巨头企业的目标是实现数十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但严格的资本约束仍将指导投资决策。能够在60美元/桶的油价水平产生有吸引力的回报、以及可以在40美元/桶的油价水平保持稳定经济性的项目才能得到推进。预算将保持平稳或出现下降,但拥有优质投资组合的巨头企业将在一个新的投资周期中实现长期价值增长。埃克森美孚就是杰出代表之一,通过对全周期进行投资,确保未来十年能够占据先机。

2.通过不断发展业务,企业必须适应新时代

如何重新定位投资组合,锁定未来最具经济吸引力的油气供应来源,将是在较低油价环境中制胜的关键。我们已经看到,石油巨头公司利用其地理优势取得了长足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尤其是那些增长轨迹长期处于弱势的企业。大多数企业仍追逐相同的机会,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继续保持资本约束。

上游回报VS可再生资源

3.勘探开采投资组合需要侧重天然气,以保证长期繁荣

天然气作为可再生能源的潜在过渡能源,其投资开始显现。大多数石油巨头公司的战略计划中已经开始出现天然气主导的勘探投资项目,并有可能作为未来业务发展的核心动力。

4.向新能源的过渡已经开始,将循序渐进

石油巨头们应开始播种可再生能源的种子,准备好应对未来几十年将要发生的能源转型。利用现有的投资组合协同效应和优势,推动这些“绿化”战略,采用不同方式进军风能、太阳能和电力市场。短期内,新能源投资仍将保持较低水平,但随着我们进入下一个十年,其投资将更为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