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油价走高是否会引发新一轮的上游并购潮?油气业再一次信心高涨,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合理的。

在油价回升到高位之前,油气企业已经采取卓有成效的措施,将业内的盈亏平衡价格降低至53美元/桶。

而当油价回升到70美元/桶以上后,将可以产生资金进行有机投资、股息分配、回购,甚至并购。

2014年油价崩盘后,并购活动戛然而止,这反映出行业总体的不确定性,缺乏融资能力,以及对油价预期的分歧。交易中的买卖价差爆表,因为买家想要在市场底部价位买入资产,但除非万不得已,卖家不会选择出售。

在这样的环境下,交易总是被扼杀。只有在买卖双方对未来价格达成一致意见后,才得到一个双方都认为“公平”的资产估值,市场才得以前进。

市场低点出现在2015年,全球仅有334笔交易,较前三年下降三分之一。当年的总支出为550亿美元(不包括壳牌对BG的巨额收购案),是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随后两年交易量有所增加,平均每年有400宗交易,上涨20%。大部分交易集中在美国,但其他地区也在急剧上升。2016年的支出水平恢复到1280亿美元,2017年进一步上涨到1430亿美元,接近十年来的年平均水平。

2016年油价上涨是燎原的星火。布伦特原油年内从30美元/桶上涨至超50美元/桶。死气沉沉的并购市场转眼变得火热。

企业开始再次交易资产,以改善受市场低迷拖累的资产负债表,并开始调整投资组合以适应更低的油价。企业们对价格也已经达成共识:大多数企业以60-7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价格区间作为并购的价格范围。买卖差价缩小,交易开始流动。

此外,油价上涨趋势持续,布伦特原油价格从2017年第3季度的50美元/桶上涨至目前的超70美元/桶。但与2016年不同的是,并购还没有出现相应的上涨。

事实上,今年除Concho Resources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RSP Permian公司的 95亿美元的股权收购外,还没有其它并购出现。其原因有两个。

首先,地缘政治对于石油市场的影响与基本面同样重要。受地缘政治影响,过去两年市场对未来价格的共识受到破坏,需要时间和一段的价格稳定期才能形成新的共识,缩小买卖价差。

其次,企业并购的首要考量仍然是收益和真金白银,以增长为导向的并购屈居次位。如果石油市场基本面大幅收紧并且计划价格上浮,则情况可能会改变。同时,业内态度仍然谨慎。

认为未来几年并购活动仍将持续的观点仍然存在。在我们看来,随着企业对长期投资组合的重新定位,过去两年较为活跃的并购水平并不是昙花一现,而更有可能是长期并购阶段的开始。

并购研究总监Greig Aitken认为,并购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成本曲线,适应能源转型,并在勘探水平下降的情况下维持业务。其目的不是扩张,而是更多地着眼于投资组合和持续发展。企业将致力于巩固优势项目,销售非核心资产,并建立新的有竞争力的长期资产。

石油巨头们刚刚开始对其投资组合进行升级,其他企业也将紧随其后。这种调整将为私募股权企业和区域性勘探开采企业提供充足的机会来建立和健全全周期投资组合。亚洲国家石油公司(NOC)自油价暴跌以来在并购市场一直默默无闻,而现在为了扭转即将到来的产量下滑的局面,可能会重新成为新一阶段并购活动的动力。

油价企稳后将迎来新一波并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