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游支出停滞的今天,石油巨头越来越多地将未来下注在下游企业。炼油厂、加工厂、石化厂和零售加油站的重要性日益提升。

《华尔街日报》报道,BP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在墨西哥和印度开设上千个零售加油站,而埃克森美孚则对墨西哥湾沿岸的炼油厂进行大量投资。其他石油巨头也有类似的计划,同时也加大了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国际能源署估计,到2023年,石油工业的炼油产能将新增770万桶/天。

从某种程度上说,投资炼油比依赖于上游勘探更安全。花费数亿美元的深水勘探可能结果一无所获。而投资下游企业则回报更有保障。长期来看,原油价格波动增加了上游新项目的风险,但需求的坚挺(至少短时期内)使得炼油投资更为安全。

BP精炼和零售部门负责人Tufan Erginbilgic告诉华尔街日报:“过去一段时间上游投资无利可图。”

2014年全球上游支出见顶,高达9000亿美元,但在油价暴跌后一路下跌,到2016年减少了近一半。自那时起,支出仅出现一些反弹。Rystad Energy咨询公司估计,2018年石油业支出将仅为约5100亿美元。

不出所料,去年新发现的石油储量创下新低,约为70亿桶油当量。2017年,全球石油业平均每月仅发现约5.8亿桶油当量,仅为五年前的十分之一。

现在,油价正处于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为支出水平的提升提供了更多空间。但是大多数石油公司的态度相较上一轮周期更谨慎。股东们对支出的限制,迫使许多石油企业不得不调整战略。

能够为股东带来现金利润的企业(如阿纳达科石油公司)股价相对较高。另一方面,计划增加支出的企业(如埃克森美孚)在过去一年中则一直遭受打击(尽管油价上涨正在推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

尽管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的海上钻探和二叠纪的页岩钻探方面进行了巨额投资,但其核心长期战略还包括第3个板块,即下游和石化产品。

对于这种下游投资来说,时机恰逢其时,尤其是在墨西哥湾沿岸。二叠盆地的页岩油供应量与日俱增,为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炼油厂提供了丰富的原料。而其沿海的位置也使得产品可以进行出口。

此外,西得克萨斯轻油价格大幅低于布伦特原油也使得炼油厂的利润率得以增加:购买廉价的WTI原油,加工、出口并且定价向布伦特靠拢。这只是简单的套利。

此外,由于二叠纪轻质低硫油产量上升,炼油厂产能不足,因此将需要新的投资。摩根斯坦利股票分析师4月份表示:“我们认为,页岩油的产量已经快要达到美国炼油系统产能的极限。”

埃克森美孚3月份表示,它将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几处炼油厂升级,以扩大其对页岩油产区轻质低硫油的处理能力。总体而言,埃克森美孚计划在未来8年内在全球6个炼油项目上投资90亿美元,这一举措将使下游收益增长20%。

石化产品也被视为对难以预测的石油需求的重要对冲。交通领域的石油需求可能开始下降,分析师更看好塑料和其他石化产品的前景。 根据国际能源署去年的预测,2016年至2040年,石化产品需求可能将增长60%,而陆路交通的石油需求增长率在8%左右。

国际能源署认为,如果更严格的环保措施进一步限制石油需求,运输燃料领域所受的损失要远远高于石化产品。

总体而言,国际能源署认为,在大多数的可能性中,石化将成为未来几年石油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这一点石油巨头们早已清晰地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