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海上修井作业(来源:马来西亚石油管理公司/马石油)

在过去三年的低油价形势下,油气企业已经限制了支出,并期待进一步提高收益。

马来西亚的油气项目在成本控制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并非没有挑战。2013年,由于生产率下降和闲置油井数量不断增加,负责调节本国上游石油作业的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下属的马来西亚石油管理公司(MPM)决定采取措施。

MPM完井负责人Shahril Mokhtar表示,该国的油井闲置量超过50%是一个触发点,这导致约8万桶/天的石油潜力被锁定。MPM也是马来西亚约100份产品分成合同(PSC)的合作伙伴。

目标之一是遏制马来西亚的产量下降,一项关键措施是全国范围的闲置油井管理战略。这一措施最初是成功的,从2013年到2014年,修井作业使增产幅度从每天1.4万桶油当量/天增加到2.4万桶油当量/天。然而,其代价非常高昂。

此外,随着油价下跌,作业水平也随之下降。Mokhtar 透露,2014年年中,马来西亚运营中的钻井平台有28座,到2015年底,这一数字降至6座。

运营支出也有所减少,2015年,修井作业的产量收益从2014年的2.4万桶油当量/天降至1.6万桶油当量/天。

但是,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使修井支出增加,成功率也只有65%。Mokhtar在今年早些时候在阿伯丁举行的欧洲修井大会上指出:“支出1亿美元,却只获得65%的成功率,这无疑算不上好的经营方式。”他说,问题的产生通常是由于工作失败、效率低下、价值泄漏和地下故障。

重新制定战略

因此,MPM在2015年决定重新评估闲置油井战略。Mokhtar表示:“MPM必须制定一项战略,以维持修井水平,提高作业效率。我们提出了一项名为综合闲置油井恢复(IIWR)的新战略,其目标是:将成功率从65%提高到至少85%;将修井带来的增产幅度从1.4万桶/天提高到2.2万桶/天,同时保持低成本;并将运营效率提高到85%。后者(运行效率)与船舶利用率有一半的相关性,即船舶在码头、待命或由于天气等待等。

这项工作又与另一项目息息相关,即全国范围的成本削减联盟计划(CORAL 2.0),该计划旨在降低马来西亚上游的整体支出。在CORAL计划指导下,推出了精益修井计划,目标是在2016年将马来西亚的整体修井支出减少3%,到2020年减少10%。

这项计划也带来了惊喜。Mokhtar 指出:“在整个行业的共同努力下,在一年的时间里,节省了9200万美元(25%)。这让我们意识到,一直以来,我们在修井作业方面的效率并不高。”

这些成本节省都出现在哪些领域?Mokhtar表示,节省成本的最大比重(74%)来自于使用正确的作业模式,即使用正确的输送方法(连续油管或钢绳等),以及选择合适的作业设备。标准化设备、避免等待成本、明确目的、精简作业带来了14%的成本下降,而合同管理(争取更好的费率、合同符合预算等)则占12%。

取得这一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使用一体化模型、促进协作和风险共担。Mokhtar 表示:“使用一体化模型是我们前所未有的一项创新。”

开展工作

IIWR的第一个大型项目是EnQuest为期9个月的持续修井项目。其目标成功达成,即将油井的作业时间提高到94%,实现4%的非生产时间和2%的天气等待时间。Mokhtar表示:“这些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效率水平,而以前,这一数字是60%(油井作业时间)。”

在去年的另一个项目中,将投产的11口井和2座平台作为一个一体化项目部署2艘船。Mokhtar 指出,“在标书中并没有提到让2艘船同时工作,并在50天内使用walk-to-work完成工作,这在马来西亚尚属首次。”

Mokhtar强调这些项目必须有机结合,而不是简单捆绑服务。这种作业方式需要风险共担。一直以来,有一半的项目成本与海洋有关,因为如果钢绳断裂或连续油管卡住2周,仍需向船舶付费。现在,在一体化项目中,如果一个设备停工,则一切都会将停工。“如果使用一艘或两艘船,将采用一揽子费率(基于解决方案)。”

他指出:“你不能再指望重复同样的工作,得到同样的结果。我们已经改变了工作方式,而这正在发挥作用。”

结果

Mokhtar表示,自2016年IIWR项目启动以来,修井成功率已经从65%提高到86%,运营效率从60%提高到94%,生产增益因子达到10。

在IIWR推行的第1年,只完成了1个项目(EnQuest),但活动一直在进行当中。 2017年,三家运营商(EnQuest,Hess和壳牌)使用2个项目包运行了3个项目。 Mokhtar说,今年有8家公司使用13个项目包共运营了13个项目,。

此外,壳牌今年在马来西亚完成了其第一次水下退役工作。墨菲石油(Murphy Oil)将于今年8月在该船上首次进行水下增产。

然而,MPM并不满足于现状。它希望在油价下跌时被封存的技术,如封堵废弃的侧钻/加密钻探技术以及液压修井机组被重新使用。

Mokhtar表示,其它一些已经封存了相当长时间的技术正在回归,例如光纤连续油管、射孔、水泥固井和清洗(PWC)、井下摄像机和连续油管悬链(最后一次使用于2014年,于今年5月再次使用)。IIWR在油田退役工作中也开始全面推行。

然而,成功之下也暗含风险。Mokhtar表示:“随着作业的繁忙,也要对健康、安全、环境(HSE)提高重视。”

而这也无疑会出现在MPM的目标列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