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估值机构VesselsValue海工负责人Charlie Hockless讨论了海工支持船市场即将面临的未来,并且评估了船东公司下一步行动的重要性。

2018年已经过半,而海工市场的低迷景象在过去四年一直如影随形。关于复苏的讨论已经不绝于耳,很难预测前方到底有什么在等着我们?然而,对于前路上将存在什么障碍,以及需要谁来移除,还是存在预测的可能性。

船舶供应量是最主要的障碍,对未来市场来说,既存在潜在的积极影响,又有消极的隐患。在市场陷入低迷之前的狂热期,船舶的新建造合同不断被快速签署。随着收入的飙升,从船东到船厂再到中间商都在忙着套现,这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市场条件的改变使得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也面临着很多不稳定因素。

中国船厂拥有大量订单,而现在已变成遭遇延期交船和弃船的海工支持船的坟场。随着市场进入低迷期,船东纷纷推迟接船或干脆弃船,以留存现金流,防止利用率的进一步下跌。

这在一定程度上起了作用,但仍有大量的船只等待交付,进入市场。对这些约400艘等待交付的船舶状况的猜测众说纷纭,从船体锈蚀到优质船舶。虽然有些人希望这些船不会交付,但随着租船费率的走高,新运能可能将涌入市场,从而阻碍复苏的步伐。

当市场还笼罩在新造船是否将交付的阴影中时,闲置船舶的重启量已经开始增加(并很可能持续),阻碍了租船市场的复苏。虽然当前海工支持船的报废拆解量达到了近年来的高点,但是数以十计的报废量仍远远不够。

当租船费率上涨时,仍有大批的闲置船舶在理论上存在重启的可能性,这可能将延长未来市场的低迷期,并且模糊了真实船队规模的概念。

在闲置船舶中,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超出船级社检验期,并且不值得花费巨资使其重回工作状态。所以,为什么船东迟迟不肯把它们送去拆解报废?这常常和船龄有关。

诚然,年龄超过25年的船舶是拆解报废的主要对象,但海工价值的大幅贬值,使得船龄在15年左右面临特别检验的船舶陷入了两难境地:船东可能将重新启用这些船舶,而不是低价报废,由此抓住持续改善中市场的机遇。然而,这将进一步阻碍租船费率的回升和利用率的反弹,船东必须在“无私”和“自私”间做出选择。

不幸的是,对船东而言,考虑到近期的行业效率提升,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大规模报废旗下船舶。毋庸置疑,当今海工支持船的需求水平低于五年前,但是,即使现如今的钻探作业水平与五年前相同,钻探所需的海工支持船数量也要低于目前作业中的船舶数量。

市场的萧条迫使钻井公司降本增益,而他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些地区甚至实现了在40美元/桶的油价环境中盈利。如果船主现在能够接受船舶报废带来的损失,回报来得会更快。

随着油价稳定在70美元/桶上下,钻探作业肯定会更为繁忙。而究竟需要多久才能从一个复苏中的市场获益,决定权在海工支持船船东自己手中。这听起来很简单,但融资方需要给予其船东客户足够的自由度,允许他们按照船舶真实的剩余时长价值进行大幅的资产剥离,哪怕这种价值只是其贷款的一小部分。这样,市场终将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