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湾南部主要以前沿地区为主,其地质类型可能将为运营商的油气勘探造成障碍。

墨西哥向全球油气企业敞开了墨西哥湾南部深水勘探的大门,但要想在该地区复制美国墨西哥湾所取得的成功对于已经进入该地区的企业来说可能是一个挑战。

分析师表示,其地质情况可能将造成困难。

Westwood能源咨询公司全球勘探研究分析师Vikesh Mistry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墨西哥湾南部的情况并不能简单地和其北部相比较。太平洋板块运动所带来的构造使该地区(墨西哥湾南部)在地质结构上变得更加复杂。”

油气公司,无论规模大小,都被墨西哥政府推出的深水招标轮次所吸引,蜂拥而至,希望在被Westwood称为“以前沿地区为主”的区域找到碳氢资源。2017年和2018年推出的两轮深水招标中仅将不足30个区块授予了17家企业,其中Campeche Salt盆地的中新统浊积岩区带最为瞩目。Westwood表示,这些企业总计承诺钻探31口井。

然而,即使是在属于美国的墨西哥湾北部,包括古近纪Wilcox在内的新兴区带自2008年以来已经商业化生产了32亿桶油当量,运营商仍面临着技术障碍。Mistry在报告中举例,高压和高温条件使得商业成功率仅保持在16%。

Mistry与哈特能源公司分享了他对墨西哥湾前沿和新兴深水区带的看法。

问:是什么使得墨西哥湾南部地区比北部的地质结构更为复杂?运营商又是计划怎样应对这些油气藏?

答:造成墨西哥湾北部和南部差异的关键因素有两点。首先,在墨西哥湾北部,覆盖美国陆上三分之二的大型河流系统汇入该地区,并将大量泥砂带入深水地区。相比之下,汇入墨西哥湾南部的河流系统较小且覆盖范围小,带入盆地的沉积物量少。

第二个关键区别是太平洋板块构造的作用。一个主要的中新世中期事件(称为Chiapaneco造山活动)在墨西哥湾南部造成了强烈的折叠和逆冲,但对其北部却没有影响。这导致了浅水中巨型中生代油气田圈闭的产生,但也导致了深水地区盐层的挤压和变形。这两个因素相结合,对墨西哥湾南部的勘探工作带来了不同的挑战,与北部相比,这些挑战存在于储层的质量和分布、充填和圈闭的完整性。

在最近两轮深水许可证招标中,墨西哥湾南部共计将钻探31口井,在未来几年内,该行业需要将从墨西哥湾北部辛苦学到的知识应用于墨西哥湾南方。

问:墨西哥湾北部古近纪Wilcox和上侏罗纪Norphlet区带的压力和温度究竟有多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已经或正在研发哪些技术?

答:上侏罗纪Norphlet和古近纪Wilcox区带均为高压高温条件。许多位于Wilcox区带的发现,如Anchor和Shenandoah,都超出当前15000磅/平方英寸和275华氏度的技术极限。当前该行业正在研发可在2万磅/平方英寸和350-400华氏度运营的设备,以释放这些资源。壳牌的Upper Jurassic Appomattox开发项目所用的设施将在超过400华氏度的条件下作业。

由于古近纪区带富含粘土,油藏渗透率低,其主要采收率可能不足10%。油气公司可能需要投资进行二次采油,如通过深水海底注水和注气以及人工举升,以便最大限度地提高采收率。

问:您对墨西哥属墨西哥湾的盐下层区带潜力有何看法?与巴西海上的盐下层区带相比又有何不同?

答:巴西海上的盐下层碳酸盐岩区带拥有300亿桶油当量的已探明储量,是本世纪开放的最大的石油远景区。而墨西哥湾南部的盐下层区带位于岸上和浅水地区,地质年代也有所不同。墨西哥湾南部的深水盐下层区带仍未被钻探过,现阶段其地质情况和潜力仍未可知。

Yaaxtaab-1勘探井于2017年11月在墨西哥开始钻探。该井位于坎塔雷尔巨型油田附近的浅水地区,并将测试一个当前生产中的盐上层油藏下方的盐下层前沿区带。Yaaxtaab的发现将成为墨西哥属墨西哥湾南部地区的开创性发现。

业内许多人都在翘首以盼这一勘探的结果。该盆地的盐下层潜力在墨西哥Enercom的油气大会上进行了讨论,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墨西哥的勘探开采和潜力。墨西哥国家油气委员会Oscar Roldan指出,墨西哥盐下层盆地有很多值得期待的机会。

Roldan表示:“这一地区还没有经过测试,我们预计这可能是最大的意外之一,就像在巴西一样。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的产量都来自盐上层油田。我们对于在盐下层将会发现什么满心期待。他们刚刚获得新数据:三维宽方位地震。所以,更好的还在后面,我们期望能获得更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