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ipFMC和通用电气旗下的贝克休斯(BHGE)对话,讨论在数字时代蓬勃发展需要具备何种因素。(来源:Shutterstock.com/Hart Energy)

数字化的核心是数据及其采集、存储和分析。尽管多年来油气业已经积累了大量数据,但它尚不能从这些数据中充分提取价值。

TechnipFMC董事长Thierry Pilenko认为:“数据及带来的挑战既令人耳目一新又极不稳定。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数据,尤其是拥有和掌握数据的人。在我们的行业中,关于谁拥有数据仍然存在很大争议。我认为,只要这一争议仍然存在,就很难(甚至不可能)利用数据达到我们希望的作用。”

他以苹果公司作为例子,该公司已经乘着数据的东风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BH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Lorenzo Simonelli指出,情况并非如此。他回忆道,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一篇商业简报头版文章宣布一个美国偶像已经死去,这个偶像就是苹果公司。

 “再看看今天的苹果。我认为这表明凡事总会有输赢。各种数字化的策略都是有效策略,只是我们要如何将它们应用并部署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因为在这场游戏中我们也将会分出输赢。”

 “总有人喜欢适应、改变、合作,而另一些人则不愿创新和改变。苹果公司在改变和适应方面非常成功,所以我们将把它作为一个案例进行研究。显然,数据在这一案例中起了很大作用,但它同时超越了数据,而是关于协作的方式。”

页岩业务的教训

在数据的分享和价值获取上,Pilenko指出美国非常规地区的数据本该得到更好的应用。

 “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积累了大量地数据。由于页岩业务的运营商和油气井规模较小,数据非常分散。其采用的几乎是油气业最原始的传统方式:蛮力和快速学习的机械方法。”

 “在有些领域可以获得所有这些数据,应用人工智能可以对整个页岩储层进行处理,而不仅仅是机械模拟单个物体。等待数据分析实现的那一天,将带来极大的破坏性,并可能对生产和采收率产生重大影响。”

数据遗产

Simonelli再次掉起了书袋,指出“数字油田”一词是在1984年首次出现在油气领域。

 “我们拥有数据,我们拥有的数据比其它任何行业都要多,但是我们只用了其中约1%来辅助制定决策。因为我们需要专业技术,把这些数据点和实际的价值流相结合。”

他谈到了行业在持久低价的下行周期各个阶段的采收率,指出油气业已经实现了降低成本、重组、取消选择、标准化、将负担转移到油服公司以及协作。

现在,我们要研究怎样利用数据消除全产业链上的效率低下。

 “看看我们今天的钻井方式,就会发现,在多方交叉作业时,数据仍无法发挥作用。在钻井、完井和生产作业之间过渡时,会因为各方的相互独立而导致大量停机时间的产生。”

 “而一旦我们开始在这一生态系统或价值链上应用数据,就可以将该行业的成本结构降低50%-60%。这要求创新和可持续的思路和思维模式。我们已经完成了简单的一环,而困难的部分还没有到来。我们有决心能够坚持到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