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液化天然气(LNG)进口量激增,使价格下降,但从长期来看将利好该地区的天然气生产商。多年以来,欧洲市场一直是全球LNG市场天平的最后一个砝码,这形成了其活跃的现货市场以及类型多样的实物和金融对冲系统。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在10月底发布的一份全球LNG分析报告指出:“欧洲交易中心的天然气价格继续影响着全球LNG价格。”欧洲的两大交易中心:英国的National Balancing Point和荷兰的Title Transfer Facility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

标普全球普氏报告中指出:“欧洲的LNG进口基础设施的利用率依然严重不足。这也为欧洲能否扮演市场天平最后一块砝码打上了一个问号。亚太地区没有在岸天然气市场,所以,欧洲成熟的在岸天然气交易中心应继续在全球气价和调节LNG市场的供应过剩局面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在一个典型的经济模式中,高价格刺激供应增长,供应增长所导致的价格下跌,又反过来刺激需求上升。作为一个成熟的工业经济体,欧洲在发电燃料的转型中被认为将占主导。事实上,标普报告指出,“欧洲交易中心往往是其他市场定价的基准,市场参与者经常将欧洲定价的变化作为将招标或投标转移到亚太和其他地区的原因。”

此外,标普发现,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深度也使其能够轻松地吸收一些散货,特别是考虑到欧洲大陆的进口基础设施利用率不足。由于亚洲众多天然气贸易枢纽启动初期面临的挑战,这一趋势还将持续,欧洲市场和天然气枢纽价格仍将是更具流动性、灵活性和透明度的全球LNG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虽然正在涌入欧洲的LNG预计将压低气价,但长期看来,这可能将利好该地区的天然气生产商。欧洲经常被描绘为LNG市场的最后一块砝码。标普指出,欧洲买家采购现货的可能性较小,欧洲的LNG基础设施的利用率也将为维持在较低水平。西欧国家和西班牙的终端设施在过去几年间的平均利用率保持在三分之一以下。其原因是由于来自俄罗斯和挪威的管道天然气供应充足,以及西欧国家本身也生产天然气(尽管产量在下降)。

对于发电厂来说,燃料供应的安全至关重要。尽管俄罗的管道天然气低成本更低,但供应链也存在风险。国内生产成本相对较高昂贵,但可靠性强。随着独立石油公司对北海的再开发和陆上非常规资源的开发,欧洲出产的天然气将与LNG和管道进口天然气相抗衡。

报告中还指出,电力市场存在棘轮效应:燃煤发电站停运后经常面临的不是闲置,而是被封存或拆除的命运,因此没有转圜的余地。这一点已经在欧洲和美国得到了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