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完成了Paragon Offshore收购案之后,Borr Drilling已经完成了资产投资的壮举,正在向成为一家真正的钻井承包商华丽转身。

一年多前,Borr Drilling开始了对优质自升式平台资产的大举收购,然而,这些囤积的资产又将作何用途?

在向公司投资者进行展示时,Borr交出的是一张华而不实的投资者答卷,充斥着投资银行的术语和漂亮的图表,却没有真正的运营组织和油气公司合同的竞争力。

但是他们擅长于讲故事,而投资者热爱好的故事。这个故事很简单:以30-50%的价格购买大量新型自升式平台,并依赖其领导人Tor Olav Trøim(曾经是船王约翰弗雷德里克森John Fredriksen的得力干将)找到盈利的方法。

有意或无心,Borr终将发展成为运营公司

最初,业内一些人士可能会将Borr视为单纯的资产隙公司,无心长期认真运营,而是高效闲置旗下资产,待平台价值回升后,将资产一股脑售出获利,一买一卖,赚取差价。

随着时间的推移,Borr的资产将继续增加。尽管自升式钻井平台价格上涨(主要受Borr交易推动),Borr高价抛售钻井平台的可能性逐渐减小,因为随着Borr旗下资产越来越多,已经超出任何一家知名钻井承包商的消化能力。

无论是否在计划之中,快速变现的方案已经不再可行。所以,最初的单纯资产运作的可能性已经消失,Borr开始为成为钻井承包商而苦心经营。

但是,成为钻井承包商之路并不容易。管理系统、运营经验、一系列的人员资质以及说服石油公司相信其具有安全有效地钻探能力。从资产所有者转变为资产经营者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

收购Paragon Offshore为转型提供了答案

然而,Borr并没有着手组建运营机构,而是选择收购Paragon Offshore。

Paragon在2017年经历了破产重组,公司前景渺茫。在该公司目前拥有的32座钻井平台中,只有2座船龄低于35年,在过去的一年里,Paragon已经报废(或售出改装)了11座钻井平台。

Borr收购Paragon的收益远远超过自己组建机构,并且完全契合Borr成为世界最大的优质自升式钻井平台船东的战略。

最重要的是,Borr首席执行官Simon Johnson表示:“Borr以颇具吸引力的价格获得了一家经验丰富的机构、良好的管理体力和优质的资产。通过将一个极富运营能力的平台整合进自身,Borr将具有投标、获得合同和在大部分地区运营的资质。”

Borr通过收购Paragon和Noble,获得了后两家公司的结构体系、市场份额、高质量的运营记录、进入诸如中东和北海等主要市场的更好的渠道、以及两座新的优质自升式钻井平台(2013/14年建造的JU-2000E型)。所有这些都将和它们的优质平台一样成为Borr的资产。

除此之外,Borr还接管了Paragon旗下的30座老旧钻井平台,并确保它们不会重新进入市场。虽然这些平台本就因缺乏竞争力而将在今年报废,但现在Borr可以对这一流程进行直接管理。

最后,Borr还从Paragon旗下的少数正在服役的钻井平台中获得了少量手持订单。虽然产生的现金流不多,但也聊胜于无。

Borr获得了质优价廉的交易

钻井平台估值工具(RVT)数据显示Paragon船队价值在2.82-3.29亿美元之间,其中两座Prospector JU-2000型平台超过2.5亿美元。

在这笔交易中,Borr以现金形式支付了2.325亿美元,意味着Paragon估值为2.675亿美元(以及3500万美元净负债)。

即使假定Borr在此交易中所获得的手持订单的盈利可以忽略不计,此次交易的价格本身已经极具吸引力。

风险仍然存在

诚然,Borr做了一笔好买卖,但是,它们需要为旗下17座优质钻井平台找到合约(包含在建的)。而现在又有两座平台也需要寻找新租约(“Prospector 1”号将在2018年第三季度结束租约,“Prospector 5”号虽然已有意向,但还没有签订。)

随着Borr开始涉足钻井承包商业务,他们需要加入竞争对手的游戏,并依靠运营来创造价值。当然,风险在于,如何获得日费率足够高的合约,以产生足够的现金流维资产。

这并非易事,但是随着斯伦贝谢入股Borr并建立合作关系,并且完成收购Paragon,Borr将有更好的基础架构来应对这一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