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上钻井租赁计划受阻,油气业需要加倍努力寻找突破口。

2018年年初,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份海上钻井五年计划草案,预计开放的美国联邦海域租赁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在这一计划中,特朗普政府试图利用行政命令重新向海上钻井行业开放近90%的外大陆架海域,其中包括上一届奥巴马政府颁发钻探禁令的区域。

3月,阿拉斯加地方法院联邦法官作出裁定,将特朗普政府的措施认定为“非法和无效的”。在本案中,法官支持环境保护者的观点,即美国总统有权从《外大陆架土地法案》的覆盖范围中移除联邦土地,但没有权利重新开放此前被保护的土地。

假如这一判决生效,那么是否撤销奥巴马禁令的决定权将在国会手里。而考虑到支持禁令的民主党人控制着美国两院的大多数席位,这一禁令不太可能被撤销。

因此,这一裁定越来越可能仍将交由法院裁决。

新上任的美国内政部长大卫·伯恩哈特表示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政府将等待法律的裁决生效,随后再推进其计划。

但是,究竟要等多久?当下的海上钻井市场已经释放出了复苏信号,任何长期延误都将带来重大损失。

因此,油气业只能选择妥协,这也是美国的行业领导者需要的努力方向。考虑到停滞不前的僵局和延误对当前海上钻井市场期盼已久的动能所带来的损失,油气业不能错失良机。

作为油气业的倡导机构,美国国家海洋工业协会(NOIA)总裁Randall Luthi表示:“一个艰难的停止决定否定了几个月的环境和经济分析,这本可以用来推动该计划。”

Luthi呼吁美国内政部仍旧按照草案推进计划,但需要注意将此前受禁令保护的区域排除在最终的拍卖之外。美国内政府负责监管联邦土地的租赁事宜。

他的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

首先,将90%的美国外大陆架海域开放进行勘探本身就是不现实的。抛开在阿拉斯加海上钻探的政治复杂性,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西洋海岸的油气钻井作业一直受到限制,在太平洋沿岸,美国外大陆架海域的最后一次租赁权拍卖还是1984年的事。

然而,如果做出妥协,即使提案中的租赁区域只有一小部分得到开放,对于海工支持船领域也将是一个重大转机。

美国国家海洋工业协会和美国石油协会的研究表明,仅美国大西洋外大陆架海域就可以带来1945亿美元的初始总资本支出和130万桶油当量/天的产能,到2035年,这一数字仍将保持在1398亿美元和120万桶油当量/天。

诚然,Luthi的提议会遭到美国大西洋海岸许多民主党立法者的反对。纽约民主党州长Andrew Cuomo就迅速签署了法案,禁止在纽约海域进行钻探。

许多共和党人也在采取类似措施。在南卡罗莱纳州、佐治亚州和佛罗里达州,州长和立法机构均为民主党派主导,这些州正在利用他们与白宫之间的党派关系,努力从联邦租赁计划中撤出。

即使如此,对立双方仍可能寻找到折衷点。随着国际石油公司(IOC)的支出再一次上涨,潜在的金融机会可能将为美国联邦海域向海上油气开放增加筹码。

当前,美国墨西哥湾的海工支持船利用率仍处于全球最低水平,任何新的钻井区域的开放对于美国的海工支持船运营商来说都将是一个好消息。

海上油气项目的出现将带来一系列的需求,包括海工支持、工程和水下施工船、地震勘测船、移动式海上钻井平台和生产设备、工程服务和耗材、维护等需求。这将推动港口当地的经济和工业发展,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正是有了这些潜在的收益,当前的停滞不前中其实存在着大量机遇。